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俠膽書生──韋雙翎

追尋傳統讀書人的足跡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濮陽的蒯聵台──千古英魂:仲由 [韋雙翎]  

2012-08-04 15:36:00|  分类: 歷史人物舞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衛國古都「帝丘」

衛國古都濮陽,傳說顓頊(五帝之一)曾定都於此,所以在孔子時稱為「帝丘」。春秋時代,濮陽為兵家必爭之地,曾發生「城濮之戰」、「鐵丘之戰」等重大戰役。 

濮陽:衛國之都,子路之墓 [韋雙翎] - 韋雙翎 - 中國文化永不死亡
濮陽的「子路墓祠」,已被當地闢為古玩購物中心
 

蒯聵台遺址

位於濮陽西北約一公里處,有一個蒯聵台遺址公園,是衛國太子蒯聵當年由晉潛入衛國,謀奪政權之地,古名戚城,也就是後來子路戰死的地方。

電影《孔子──決戰春秋》中「子路之死」的片段

濮陽:衛國之都,子路之墓 [韋雙翎] - 韋雙翎 - 中國文化永不死亡
蒯聵台遺址公園

濮陽:衛國之都,子路之墓 [韋雙翎] - 韋雙翎 - 中國文化永不死亡
古時的「戚城」已蕩然無存,只餘下偌大的土台城基
 
濮陽:衛國之都,子路之墓 [韋雙翎] - 韋雙翎 - 中國文化永不死亡
「戚城」的土丘下,子路在此「結纓正冠」,壯烈成仁 


子路墓祠

離開蒯聵台之後,我們便來到子路的墳塋─「子路墓祠」,緬懷其剛勇正直的人格。

我們就在這裡,向子路深深地鞠躬。禮敬古人後,霍老師告訴我們:「子路名叫仲由,所以稱他為『仲夫子』。這裡距離蒯聵台很近,當年子路在蒯聵台下,被兩個大力士打敗,結纓正冠而死。

「蒯聵痛恨他破壞好事,就把他的屍首剁為肉醬,只有頭部還保存下來,被人埋葬在這個地方。消息傳到孔子那裡,孔子正準備進食,聽到子路死得如此淒慘,立即命人把所有的肉醬倒掉,可見師生之情極深。而子路遇到艱難、遇到考驗絕不逃避,其人格非常難得:剛、勇、正直、忠誠,兼而有之,很值得我們敬仰。」

濮陽:衛國之都,子路之墓 [韋雙翎] - 韋雙翎 - 中國文化永不死亡
子路名叫仲由,故「子路墓祠」又名「仲夫子祠」 

濮陽:衛國之都,子路之墓 [韋雙翎] - 韋雙翎 - 中國文化永不死亡
「子路祠」前的「正大高明」坊   

濮陽:衛國之都,子路之墓 [韋雙翎] - 韋雙翎 - 中國文化永不死亡
「子路祠」

濮陽:衛國之都,子路之墓 [韋雙翎] - 韋雙翎 - 中國文化永不死亡
當代新造的子路塑像  

仲夫子之墓

子路墓祠位於京開大道西側,其西南就是戚城遺址。墓祠有享堂五間,一共三進,歇山屋頂鋪上綠色琉璃瓦。東西兩廡內共有明、清兩代碑刻題詠二十多方。在正殿之中,有一座佩劍佇立、炯炯有神的子路銅像。

通過子路祠的正殿,我們便來到子路的墓地了。子路墳,亦稱「仲由墓」,墓碑上刻有「仲夫子之墓」五個大字。《水經注》〈河水〉中已記載在戚城東有「子路塚」,可見早在北魏時代,已確認此地是子路的墓地。在墓地之前,還有四通明清兩代重修仲由墓祠祀碑排列兩旁。

濮陽:衛國之都,子路之墓 [韋雙翎] - 韋雙翎 - 中國文化永不死亡
子路墓地前的「衛國公坊」

濮陽:衛國之都,子路之墓 [韋雙翎] - 韋雙翎 - 中國文化永不死亡
子路塚
 
濮陽:衛國之都,子路之墓 [韋雙翎] - 韋雙翎 - 中國文化永不死亡
早在北魏時代,已確認此處是子路的墓地

 

附錄:「子路之死」始末

一)孔子初抵衛國

孔子五十五歲時展開他的知命之旅,第一站便是衛國。霍老師告訴我們,衛國當時經濟繁榮,百姓的生活水平較高,所以當孔子抵達這地方之後,就說:「這裡真繁榮啊!」

孔子的學生都很懂得把握時間學習,一聽見老師有話要說了,替他趕車的冉有就把握機會,問老師說:「地方繁榮了,下一步該做甚麼事呢?」

孔子回答:「那就要讓他們更富庶吧!」

不過,冉有再問:「如果他們生活水平都提高了,哪還有甚麼事該做呢?」

孔子便說:「要教育他們,讓他們得到生命成長。」

 

經濟發展與文化教育必須並重

霍老師為我們說明:「從孔子的回答中,可見孔子很重視經濟發展,以提升人的生活水平。社會經濟發展而人民沒有教養,便會非常糟糕。

這就像現今中國的情況,經濟已有了初步的發展,人民的生活改善,但卻一面倒的向功利社會傾斜,很危險。

我相信下一步一定要推動教育。但並非現今的工具教育、知識教育,而是人文教育、生命教育,以增進人民的教養。這是孔子的智慧。

我認為這種人文教育、讓人生命成長的教育,不但中國需要,其實全世界都需要。」

 

二)衛夫人南子

孔子來到衛國後,看到當地的經濟生活水平不錯,那是因為國內有許多賢能的官員主事。如蘧伯玉、史魚、孔圉、祝鮀等人,都有長處;然而國家的領袖衛靈公,卻不是一位好君主。

當時衛靈公年時已高,卻寵愛一位來自宋國的美女:南子。

南子雖然漂亮,但並不安分,他表面討好衛靈公,以爭取自己的地位,私下卻跟一位宋國的貴族宋朝私通。

由於衛靈公對南子過分寵愛,引起衛國太子蒯聵不滿,並企圖把南子去除掉。

計劃敗露之後,南子向衛靈公哭訴;衛靈公非常生氣,要收捕太子。蒯聵立即逃亡宋國,然後又到了晉國。衛國與晉國一向交惡,蒯聵利用兩國矛盾使自己得到安全;但也自絕於國人,使他回國增加了困難。

孔子覺得此地不宜久留,就離開衛國,想到陳國去。但途經匡邑時,被誤認為陽虎(陽虎當政時,曾率師攻打匡,為匡人所痛恨),派軍隊把孔子拘留了五日,好些人都失散。獲釋後,經過蒲邑,又被蒲人要脅參加反對衛國的叛亂,結果返回衛國。

 

三)蒯聵之亂

衛靈公去世後,按道理應由蒯聵繼位,但由於他企圖傷害南子,犯了叛逆罪,不可能讓他回來。

衛靈公想立蒯聵的弟弟公子郢為繼任人。但公子郢說:「我不能繼任,雖然太子蒯聵不在,但他的孩子還在。」因此,衛國根據周代禮法,立了衛靈公的孫子輒繼位,是為衛出公。

衛出公繼位後,蒯聵反而變成了衛國的敵人。蒯聵心裡很不服氣,在晉國支持下,加緊進行回國奪權的計劃。

當時把持晉國朝政的趙簡子,不但任用陽虎(即魯國叛徒),為了支持蒯聵,就派陽虎帶領軍隊到衛國邊境,想辦法扶立蒯聵為衛國君主,因為一旦成功的話,他的力量就能伸進衛國之中。

晉國軍隊擁護著蒯聵,來到戚城。這是衛國邊境的屏障,兵家必爭之地。當時衛國的軍隊守在那裡,不讓蒯聵進入,兩國的軍隊就在這裡糾纏了十三年之久。

十三年後,孔子已經回到魯國,子路則返回衛國擔任衛國執政大夫孔悝的家臣。

而孔悝的母親正是蒯聵的姊姊,此時他們已經串通好:由其姊作為內應,蒯聵帶了若干甲士潛入孔悝家,脅持孔悝,要他表態支持自己為君,重掌政權。

大家正爭執間,要不要盟誓,子路正從外面回來。

 

四)子路之死

當時,衛出公得知蒯聵已經帶兵威脅孔悝,深感大事不妙,立即逃亡到魯國去。而子路得知此事發生後,便立即趕回來,然而城門已經關閉,不能進入。

他的同學高柴,本來在這地方負責管理監獄及治安,他此時從城裡逃出來,向子路說:「你不要進去了,裡面很亂,沒有希望的了!衛出公已經走了,局勢已經改變,你不要進去了!」但是子路說:「食其祿,怎能避其難?」

此時由於有人出城,子路立即衝了進去,看到蒯聵正挾持孔悝在台上會盟。子路便在台下叫:「太子,你威脅孔悝是沒有用的!孔悝死了,還有人反抗你!」

蒯聵本來不理他,但子路卻在台下放火,逼他們下來。蒯聵看見這情形,立即派了兩個大力士下來對付子路。子路雖然勇敢,但當時已經年過六十歲,而且以一對二,最終被打敗了。

子路身受重傷,帽上的繫帶也斷了,他知道自己將要死了,就放下武器,把帽子重新戴上,說:「君子死,也要死得莊嚴,不能沒有帽子。」

 

不貪圖利益,不逃避考驗

霍老師告訴我們:「子路本來是個粗人,為何後來那麼佩服孔子,那麼忠誠地跟著老師呢?接受了孔子所教,做人要像個君子,要有規矩。所以子路的故事,不但非常壯烈,也代表了孔子禮樂教育的成功,象徵一個人格的完成。

「蒯聵台已經不復當年的原貌,但這裡卻紀念著子路忠勇的人格。孔子說過:『臨財毋苟得,臨難毋苟免。』當我們看到利益時,不要隨便貪圖;當考驗到來時,不要苟且逃避。子路就是一個不逃避的人,這一點才重要。孔子很了解子路的性格,知道衛國發生內亂時,便預計到子路會死。子路之剛勇正直,終能成為一個儒門人物典範。所以人活著,不僅活在當下、活在現實之中,還要活在歷史之中。」

 

歷史原典

《論語》〈子路〉:

子適衛,冉有僕。子曰:「庶矣哉!」冉有曰:「既庶矣,又何加焉?」曰:「富之。」曰:「既富矣,又何加焉?」曰:「教之。」

 

《史記》〈衛康叔世家〉:

仲由將入,遇子羔將出,曰:「門已閉矣。」子路曰:「吾姑至矣。」子羔曰:「不及,莫踐其難。」子路曰:「食焉不辟其難。」子羔遂出。

子路入,及門,公孫敢闔門,曰:「毋入為也!」子路曰:「是公孫也?求利而逃其難。由不然,利其祿,必救其患。」有使者出,子路乃得入。曰:「太子焉用孔悝?雖殺之,必或繼之。」且曰:「太子無勇。若燔臺,必舍孔叔。」太子聞之,懼,下石乞、盂黶敵子路,以戈擊之,割纓。子路曰:「君子死,冠不免。」結纓而死。孔子聞衛亂,曰:「嗟乎!柴也其來乎?由也其死矣。」孔悝竟立太子蒯聵,是為莊公。

 

《春秋公羊傳》〈哀公十四年〉:

子路死,子曰:「噫!天祝予。」

 

《禮記》〈檀弓上〉:

孔子哭子路於中庭。有人弔者,而夫子拜之。既哭,進使者而問故。使者曰:「醢之矣。」遂命覆醢。

 

《史記》〈仲尼弟子列傳〉:

仲由字子路,卞人也。少孔子九歲。

子路性鄙,好勇力,志伉直,冠雄雞,佩豭豚,陵暴孔子。孔子設禮稍誘子路,子路後儒服委質,因門人請為弟子。

子路問政,孔子曰:「先之,勞之。」請益。曰:「無倦。」

子路問:「君子尚勇乎?」孔子曰:「義之為上。君子好勇而無義則亂,小人好勇而無義則盜。」

子路有聞,未之能行,唯恐有聞。

孔子曰:「片言可以折獄者,其由也與!」「由也好勇過我,無所取材。」「若由也,不得其死然。」「衣敝縕袍與衣狐貉者立而不恥者,其由也與!」「由也升堂矣,未入於室也。」

季康子問:「仲由仁乎?」孔子曰:「千乘之國可使治其賦,不知其仁。」

子路喜從游,遇長沮、桀溺、荷蓧丈人。

子路為季氏宰,季孫問曰:「子路可謂大臣與?」孔子曰:「可謂具臣矣。」

子路為蒲大夫,辭孔子。孔子曰:「蒲多壯士,又難治。然吾語汝:恭以敬,可以執勇;寬以正,可以比眾;恭正以靜,可以報上。」

初,衛靈公有寵姬曰南子。靈公太子蕢聵(即「蒯聵」)得過南子,懼誅出奔。及靈公卒而夫人欲立公子郢。郢不肯,曰:「亡人太子之子輒在。」於是衛立輒為君,是為出公。出公立十二年,其父蕢聵居外,不得入。子路為衛大夫孔悝之邑宰。蕢聵乃與孔悝作亂,謀入孔悝家,遂與其徒襲攻出公。出公奔魯,而蕢聵入立,是為莊公。方孔悝作亂,子路在外,聞之而馳往。遇子羔出衛城門,謂子路曰:「出公去矣,而門已閉,子可還矣,毋空受其禍。」子路曰:「食其食者不避其難。」子羔卒去。有使者入城,城門開,子路隨而入。造蕢聵,蕢聵與孔悝登臺。子路曰:「君焉用孔悝?請得而殺之。」蕢聵弗聽。於是子路欲燔臺,蕢聵懼,乃下石乞、壺黶攻子路,擊斷子路之纓。子路曰:「君子死而冠不免。」遂結纓而死。

孔子聞衛亂,曰:「嗟乎,由死矣!」已而果死。故孔子曰:「自吾得由,惡言不聞於耳。」是時子貢為魯使於齊。


濮陽:衛國之都,子路之墓 [韋雙翎] - 韋雙翎 - 中國文化永不死亡
凡走過必留下痕跡:筆者被攝於「子路墓祠」

 

俠膽書生」博客內列出的全部文章均爲原創。

歡迎引用,轉載請保留本博客名稱及鏈結http://wslo.blog.163.com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199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