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俠膽書生──韋雙翎

追尋傳統讀書人的足跡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躍馬草原,狩獵青海──與藏族的騎馬、射箭交流 [韋雙翎]  

2012-08-23 10:08:31|  分类: 傳統射藝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前言

  2011年9月初,收到朋友Fox的一封電郵,告知昔日一同學習射箭的同學Yili逝世的消息,深感震驚。

  在我印象上,來自新加坡的Yili是一位隨和、活潑的女子,事業有成,卻重視生活品味。所以她飼養小龜,學習騎馬,也與我一起,接觸了在本港極少眾的運動:傳統射藝。

  我們的友誼,始自2003年的傳統射藝訓練班。及後於2005年,我與她一起跟隨謝肅方老師,一同遠赴青海出席當地的騎射活動。當時我為行程作了一篇記錄,謹以此文發表,以誌對Yili的不忘。

 

我與Yili Ong的合照

 

2005年的端午節

  在2005年6月10-13日,我展開了一趟青海之旅。這一趟旅程,是為了與當地的藏民族,進行一場傳統射箭的交流活動。我以學生的身份,追隨被邀為上賓的謝肅方老師而來。

  在飛機上看下去,青海機場附近一片光禿禿的赤色山丘,只在山谷之間,難得地點綴著點點綠意。這景色,讓我真正看到「鳥不生蛋」的不毛之地,也是我對青海的第一個印象。


初會中國第一射手:徐開才

  我踏下了階梯,在空曠的機場舉目四顧,盡是一片荒涼的山野。然後徒步走了兩百公尺左右,到了一間簡陃的平房,這就是入境大樓了。我們一行三人,在大樓裡提了托運的行李,還沒穿過關閘,已經可以看到大門前,有一位老先生在和我們招手了。

  我們的謝老師看見了他,連忙拖著行李,走過去和他握手,並為老先生介紹我和另外一位同行者;我們兩人都是跟隨謝老師學傳統射箭的學生。然後,謝老師也為我們介紹老先生,這我才知道這位年過七十的老先生,就是在國內鼎鼎大名,曾為中國國家隊的射箭教練徐開才老師。

 

左一為徐開才先生,左二為謝肅方老師,右一位筆者

 

連博物館也不懂文物

  在青海的第一天,我們先到了西寧市,參觀「青海省博物館」。

  這行程是謝老師特地要求的,因為他記得這裡存有一張弓,為了研究這張弓,而特地走這一趟。這張弓,標示為元朝的文物,但很明顯已經損壞了。而且博物館更把弓反過來上弦,可見館方人員對傳統弓的認識有限。

 

與Yili Ong合照於青海省博物館前

 

進入禁地:青海的達賴喇嘛故居

  離開博物館之後,我們乘車進了山區,過了將近一個小時,終於到了一間土夯成的小屋前。小屋的大門深鎖,隱約看見屋內豎起西藏佛教的五色幡,大概是一座寺廟。

  這時候,招待我們的張小姐前去敲門,大門便開了一條縫,一位老瘦削的老太太閃身出來。她看見了張小姐,講了兩句話後,再把大門打開,讓我們一行人走進門內。

  裡面彷彿是由民居外建的一座西藏佛教寺廟,在老太太引領下,我們到了二樓。在其中一間房子裡,安放著一些法器,並縣掛著一位喇嘛的照片。我們聽張小姐說才得知,這裡就是達賴喇嘛的出生地。

  除了那些法器外,另一個房間,還放了不少物件和照片,都是和達賴住在這房子時的相關物件。基於大陸政府與流亡海外的達賴喇嘛之間的政治問題,這個地方一直沒有開放給遊客參觀,也鮮少人知道有這一地方;遑論知道達賴喇嘛出生於青海了。

  所以要不是得到地區政府的安排,我們根本沒有機會來到這個地方。

 

走在達賴喇嘛故屋的屋頂

 

彈酒三下:敬天,敬地,敬人

  在青海的這幾天,我們每逢到了一個地方,主人家總會把白紗巾圍在我們的脖子上,以表示最高的敬意;這是藏族的禮儀。不過在他們的禮儀裡,有一件事我是受不了的,就是主人家的敬酒。作為主人家的每個成員,都各自準備了三個杯子和一瓶白酒,輪流地為我們每個人敬酒,而且要我們喝了,才表示他們盡了地主之誼。在喝酒前,客人總得先用左手的無名指沾酒,再把酒往外彈,每杯都要做三次,以示「敬天,敬地,敬人」,才可以把酒喝掉。

  當然,在達賴老家這種清淨的地方,老太太只奉上奶茶和烤餅,而沒有和我們敬酒;然而在第二、第三天的經歷,卻足以讓我嗅到酒香就開始汗顏了。

 

接受當地人的敬酒

 

載歌載舞的傳統慶典

  話說第二天的一大早,我們到了海東的新莊村,參與他們的活動。由於我們是他們的上賓,剛到村口,村民們早已穿好民族服裝,並燃起成串的炮竹,夾道歡迎我們。我們被安排在旁邊的喜賓席上,觀賞過他們民族舞蹈的表演後,就開始被他們敬酒了。我自問酒力不佳,被幾個人敬完後,就開始有點不行了;從那時起,我就裝模作樣地,酒沾過唇邊便當作喝過了。還好他們也沒有為難我,讓我聊表心意就行。

  這地方的射箭文化,和我們認識的現代比賽是大相徑庭的。一場比賽,會分成主客兩隊,分開兩天進行,是兩條村子之間的角力。比賽場地上,有一條指定的界線,射手要在界後張弓,把箭射向半山上的一個紅心靶。兩隊的射手會輪流射箭,若射中的目標的話,靶子兩旁的公證會揮動樹枝,同時場下會進行計分。凡那一隊射中了靶,其隊員便立即歡呼起舞一番,好不熱鬧。在他們的感染之下,我們也數度跟著他們起舞,他們看見了,真是高興得不得了。

 

射箭場中的舞蹈

 

草原中的射箭賽

  當天的午餐,我們到了村裡其中一戶人家中作客。鄉村人家待客總是特別熱情,提供的盡是家中最好的食品,當然少不免,又是敬酒一番了。飯後,我們一行三人,一起朝村後的山頭漫步。從那山上放眼過去,山頭上盡是一片蒼草,其間聳立幾處樺樹,一改我對青海的印象。的確,除了機場也一片不毛之地外,一路上看見的山頭總是青蔥的;自古以來,青海可就是一片牧區啊!

  新莊村的賽事結束後,第三天我們到了昨天作客的牌樓溝,進行第二回合的比賽。牌樓溝的場地是一個長約五十米的平台,由定點射向靶子。同樣地,我們一到來,便受到熱鬧的歡迎,一直禮數與昨日無異。而且今天的活動中,還加插了我們謝老師與當地政府專員陳興龍先生的競賽,二人各射了四箭,由謝老師中了三箭而勝出,贏得了全場的喝采。

 

謝老師開弓的姿態

 

躍馬在青海草原

  我們在牌樓溝的民家享用過午餐後,便告別了村莊,驅車到了樂都縣的瞿曇寺附近。我們到這地方是為了騎馬,謝老師本身是騎術教練,一上馬背,轉眼間馬兒已經跑遠處了。而我卻是第一次騎馬,在經過一段時間適應後,馬雖然依然經常低頭吃草,但我總算找到方法,在需要時讓牠肯聽我的話,去上山下坡了。

  最後一天,我們到過柳灣陶藝博物館參觀後,一行人便直抵機場,準備回程了。對我而言,這真是一次難忘的經歷:第一次被政府單位招待,第一次坐著警車到處跑,第一次去認識少數民族的生活文化,第一次騎馬;更重要的是,是我對以前所學過的,有了更深一層的了解。

  然而青海真的太大了,我竟然連青海湖也緣慳一面。這幾天裡,我們只在西寧市及海東地區一帶徘徊過。所以當我在機艙裡,看著飛機離開曹家堡時,我心裡正盤算著,下一次再會青海,將會是甚麼時候呢?


(記于二零零五年六月十四日)

  

與Yili Ong一同躍馬草原


俠膽書生」博客內列出的全部文章均爲原創。

歡迎引用,轉載請保留本博客名稱及鏈結http://wslo.blog.163.com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8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